J生活卡

「放血疗法」的前世今生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11

恶名昭彰的「放血疗法」已经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它由古埃及人最先使用,之后这个疗法慢慢被引入古希腊、古罗马及阿拉伯世界,最后更风行至整个欧洲。放血疗法曾经被认为是医学界的金科玉律,但以现今角度来看,放血疗法杀的人一定比救的人多。到了现在,只有很少数的疾病需要用到这种疗法。今次,就让史丹福为大家介绍一下这里传奇疗法的兴衰。

促进放血疗法的两人

早在二千多年前,古埃及医书已经记载过划割皮肤放血的方法。到了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提出了体液学说(Humorism),令放血疗法再进一步发展。希波克拉底来头不小,到了今天,不少地方的医生宣誓时都仍然要读出又他定立的希波克拉底誓词(Hippocratic Oath)。

希波克拉底是一位有医德的好医生,但他的医学理论则仍然非常原始,当然不能与今天同日而语,他提出身体的状态取决于血、痰、黑胆汁和黄胆汁四种体液的平衡,它们分别与气、水、土和火四种希腊古典元素相对应。希波克拉底认为女性之所以有月经,是因为要透过出血而净化身体,所以医生也可以用人工方法实施放血,净化身体及令体液再次回复平稳。

另一位大大促进了放血疗法的人是盖伦(Galen of Pergamon)。他是另一位古希腊的医学界巨匠。他喜欢对动物进行解剖研究,并对解剖学作出了不少重要的贡献,例如他发现了动脉是用来运送血,而不是当时古希腊人所相信的「气」。他而发现动脉与静脉的血并不相同,动脉的血是鲜红血的,静脉的血是深红色的。

但盖伦再次「好心做坏事」,用不正确的医学理论解释了这个解剖学发现,他认为血液在四种体液中佔了主导地位,是最需要控制的体液。他因而发明了一套複杂的理论,根据病人的年龄、体质,及季节、天气和地点,,决定应该为病人放多少血。盖伦是当年的医学界权威,他的理论是无庸置疑的,于是放血疗法就在医学界更加风行了。

接受放血疗法的历史人物

直到19世纪为止,放血疗法在欧洲依然是几乎所有疾病的标準疗法。当年放血的方法包括直接用刀割开动脉或静脉,又或者多重割破皮肤。即使生理学及解剖学已有一定的发展,体液学说也已遭到摒弃,但医生们仍然不肯放弃这个方法。

英国国王查理二世(Charles II)中风之后被放了24盎司——即相当于约700毫升——的血液,之后不久便过世了。

着名音乐家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患上重病(学者到现时仍没有共识是那种病)后,被放血至休克(shock)之后死亡,这位音乐天才逝世时只有35岁。

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患上咽喉炎(pharyngitis),被医生在12小时内放了多于2升的血液,约是一个正常成年人总血液容量的三分之一有多,之后这位伟大的总统在四日后离世。

另一位大名鼎鼎的法国军事家拿破仑(Napoleon Bonaparte)经历过放血治疗之后成功存活,不过之后也被吓怕,慨叹道「医学真是谋杀的科学」。

「放血疗法」的前世今生 Photo Credit: The Burns Archive, Public Domain
1860年医生为病人进行放血疗法的照片。
现代医学的转捩点

放血疗法热潮的退却全赖一位法国医生Pierre-Charles-Alexandre Louis,他翻查数据,然后用统计学的方法证明放血疗法对肺炎并没有效。这除了是对放血疗法的一大打击之外,更是现代医学的重要转捩点。因为这是其中一次最早把统计学用于验证医学的尝试。Louis更提出最早的临床试验原则,例如比较两组相同疾病,但使用不同治疗方法的病人,且两组病人的其他因素,例如年纪、种族、饮食等要尽量相似(虽然他还未有提出随机的概念)。

有不少人觉得现代医学不是万能的,它对很多情况都束手无策,为什幺我们仍相信它?那是因为现代医学讲求证据,它是建基于数据。现代医学虽然不是万能,但我们有充足的证据显示,它是对病人有帮助的,且理应是我们所知的各种疗法中最好的。

到了今天,仍有不少替代医学(alternative medicine)支持者选择相信直觉而不是相信数据。这是医学上的一大倒退,就如重新退回当年医生不断为人放血的年代,实在令人唏嘘。

除了统计学外,另一个令放血疗法淡出医学舞台的原因是病理学的兴起。19世纪末,巴斯德(Louis Pasteur)、科赫(Robert Koch)及菲尔绍(Rudolph Virchow)等大师把科学方法带进医学,令医学界开始从科学的角度理解疾病。他们令大家明白到细菌感染及其他的病理机制,从而理解到放血疗法对各种疾病的无力。

仍须放血疗法的疾病

但放血疗法也未完全在现代医学中绝迹的,有几种疾病仍然需要依赖这种古老的疗法,如真性红血球增多症(polycythemia vera )及遗传性血色素沉着症(hereditary haemochromatosis)等。

真性红血球增多症是因骨髓的造血细胞突变而令到红血球增生,太多的红血球会令血液变浓,血管容易有栓塞。患者必须定期进行放血,把血容积(haematocrit)降低至一定的水平。

遗传性血色素沉着症则是因为遗传性的基因变异令到身体吸引的铁质增加,太多铁质可以积聚在肝脏、心脏、胰脏等的器官中,引起肝硬化、心脏衰竭、糖尿病等问题。患者必须定期进行放血,以排走身体的铁质,避免这些严重的併发症。

资料来源︰

    Parapia LA. History of bloodletting by phlebotomy. Br J Haematol. 2008; 143: 490–5.Assi TB, Baz E. Current applications of therapeutic phlebotomy. Blood Transfusion. 2014; 12(Suppl 1): s75-s83.

相关文章